趁着军训的间隙读完了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,本想写篇文章大肆解读《松子》里的各种伏笔、意象。但既因为自己水平不高、能力不够,也因为想要以一个更简洁,简单的方式来架构这个读书笔记系列,所以索性换了个风格,最终让大家看到了眼前这篇文章。

居住在东京的大学生川尻笙,在暑假中的某一天突然被父亲通知,自己素未谋面(在认知中从未见过)的姑姑川尻松子在公寓中被杀害了。在父亲的委托与女友渡边明日香的“裹挟”下,他逐渐开始接触松子起起落落的一生…

我们的男主角–川尻笙在我的眼里更多的像是一个线索人物,就如同《三体》中的汪淼。《松子》在松子的故事线中轮转,通过一个个的人物,将两个人的人生关联在一起。既有第一人称的直截了当,又有第三人称“悬疑”的山重水复,是一部好作品无疑,但让我比较惊讶的,我原以为整本书到最后会指向一个“大道理”,然而并没有:松子的死也只是她“被嫌弃”的一生的一个环节,而不是“被嫌弃”的一生的一个结果。

我总习惯在接触一个事物之前,先根据已经有的信息来进行“臆想”: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,主人公是叫松子无疑了,那她为什么被嫌弃?是因为外貌欠佳?还是因为性格别扭?当我开始阅读时,我惊讶的发现,松子不仅面容姣好,对待自己的事业也有一份热忱,如果把她放进一个恋爱校园题材的轻小说里,当个可可爱爱的女主也是不会违和的。哪怕在她“沉沦”之后,对待自己的工作和爱情,也是毫不含糊,全力以赴的。除了她的哥哥川尻纪夫川尻笙的父亲)因为她或直接或间接的伤害了整个家庭而对她感到愤恨之外,并没有人真正的,在设定上嫌弃松子(比如说:学生可能因为松子“偷”了钱而嫌弃她,却不会在一开始就嫌弃她)。如果说真的有嫌弃松子的存在,那就是这个世界了。

我在这里想下一个很偏颇的结论,松子一生的悲剧,很大一部分是由这个世界造成的

你可以说,她可以坚定而凶狠的面对校长的胁迫,可以“顾全大局”的不去与冈野健夫的妻子争夺位置,可以不脑袋一热,想要冲出监狱。但我想说的是,如果换作是你,你有信心比松子做的更好,更完美吗?我不否认松子一生的悲剧与她性格中的那份“执拗”有关,但我更想发觉那种被讨人厌的世界操控的绝望。这个“世界”,可以是社会,法规,习俗,规律,权利,金钱,等等等等。松子可以在一开始就选择与校长分开睡,但她不正是被“人情”所“裹挟”吗?每当松子从低谷走向高地之时,世界总会给予其重创。看到最后,我心中的压抑被“兴奋”所取代了:看吧,有的时候,真的是天要我死,我不得不死

还有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,是松子这一生做出的选择、松子这一生做了很多的选择,其中有一些在感情上是对的,但在伦理上是错误且愚蠢的。这些选择,有的正是我上文所说的,被“操控”的,虚假的选择。而剩下的就是松子对于人生的选择。这些选择并不是离散的,互不相干的,而是线性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的。这些,有的给松子带来了欢愉,有的给她带来的是更深的伤害。当我以上帝视角审视整个故事的时候,我突然理解了松子。因为有的很明显的,在我们看来就是错误的选择,对于当时的松子来说是“对等”的。那,如果我们就是“松子”呢?我们又如何得知我们所做的选择就是最优的而不是最差的?当我们头脑一热时做出的选择,又是否扰动了我们的世界线?

松子的故事对我触动最大的就是,她的人生悲剧对于我们来说是可以复制的,天底下那些可怜人,或许就是如此吧。我的人生才刚刚露出个头,会不会也有一个松子一样的悲剧走向呢?

我不寒而栗。